江羡秋呀。

初二狗,按心情更文,通常年更。

楚留香扬州慢纵酒泛花ID长胤,在丧勿扰。

正在删lof……。只留稍微满意的。

改心革面重头来过。

HREATBEST。0

脑婆我爱你!!!大声bb @秋令歌。

秋令歌。:

【赛文婷cp打包出售啦。】
【主cp儿是澈汉,副cp包括hozi圆刷奎八等和一个孤零零的灿妮。(他还小啦TT)】
【ooc私设/HE不怕虐/每一篇会挂前缀/不妥删。】
【这篇是开头大纲及基本剧情线,写的都是剧情线比较重要的cp们。】
【感谢第一个支持我滴小可爱 @江羡秋呀。
【喜欢收藏关注呀爱你们。❤】


你不是不知道啊,我常被夸聪明,被夸有能耐,被夸好看,被夸做人做得好,反正能客套的夸法我全部都接受过了,有的人花言巧语巧舌如簧地听得舒服,有的人沉默不语偶尔给你称赞,而他们的真心却都是暗淡无光的,我看不到也不喜欢。
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那么多曾经我觉得虚假的语言居然都能变得真诚,在无限的人潮里我第一次发现有人能那么耀眼,那么沉重地霸占我心里的位置,我就觉得觉得你不一样。我喜欢你工作时的认真负责,喜欢你待人处事的真诚而灵活,更喜欢你看我的眼神和关心我的举动,即使是不小心搞砸了一场精心准备的约会,我们也能看着对方幸福地笑。
千言万语抵不上你星眸笑成如月牙的一弯弧度。
华丽词藻抵不上一句你搂着我认真说“你真好看。”
                                      ——崔胜澈 and 尹净汉


你到底身上还能有多少的可能呢,从那次舞台开始,对你如上瘾般的憧憬与期待,到底是种什么样的特殊感情啊。每一次的见面都那么紧张,然而也只是单纯地谈着工作,听着歌跳舞那么简单而已,所有细节却都能让我的心脏跳出脱缰野马般的势不可挡与强烈的频率。
但我知道,在外面面前的你一副无懈可击的样子,冷着脸冷着眼高要求对待所有的工作和表演,行云流水,无可挑剔,私底下可是懒懒的,黏糊糊的,面对雪糕被抢了就急得跺脚的小孩子气的人儿。抱着一大罐可乐窝在沙发里听歌,眯着眼睛可爱的样子,握着PSP一脸中二着冲刺游戏的样子,都在我的印象里深深地珍藏着。我无数次认为,当你专注地亲吻我的时候,微颤的睫毛应该是小精灵在扑闪着美丽的翅膀。
我们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彼此,
我们可是万里挑一般求之不得的天造地设。
            ——HOSHI权顺荣 and WOOZI李知勋


如何从埋怨和看不惯逐渐变成愿意去了解愿意去与对方相处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到现在我都很感谢那条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抱怨使我们轻易相遇。
我着迷你的眼神你的双手,以及是你的一切,是你告诉我爱情真的可以就是一瞬间的心动,那种心动独一无二的让人沉迷到无法逃出,让人只需要短短的一段时间便能无所畏惧地去追逐。我幻想与你走过所有的春夏秋冬,不要什么翻云覆雨,不要什么申深情款款,就简简单单地握着你的手,看你垂在我的肩头轻轻地笑,然后相拥入眠。
请让我对你开始心动吧,
这份爱至于你,止于你,只于你。
                                  ——全圆佑 and 洪知秀


在你之前,我沉浸于所有的黑暗与晦涩,心脏跳动的频率都是平缓而从不激动的,只有无休止地专注于某些死板的事情才能让我得到一丝安定和平稳。我殊不知世界上会有你这样的人,带着让人窒息的柔软,带着让我痴狂的气息,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都是孤独的人,干涸的内心需要另一个干涸的内心一起养育绿洲,我们足够了,足够成就属于自己的绿洲,成就属于我们的星空。
我爱你这种话从来都是行动上能讲的,所以我也沉迷你从来不会忘记的拥抱与亲吻,那么多的日夜轮回,你一直都能陪在我的身边,这本身就能体现爱了,这本身就让我深爱上你了。
这份爱永远不会消失,
我也永远不会离开。
                           ——金珉奎 and THE8徐明浩

【周仙】生病的人会变软是什么操作??

#刚入坑没写过ooc铁定有
#将……将就看看吧

仙儿生病了。

周公谨一起床就发现了他家李先生不太对劲,双颊红彤彤的嘴里胡乱说梦话,鼻子一抽一抽,睫毛不安分地抖动着。一只脚死死钳住小周的腰,两只手紧紧抓着枕头,把半边脸都埋进枕中。

妈呀。周公谨听见了自己理智崩塌的声音。

小周尝试将自己的身体从仙儿的控制下抽离,却绝望地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他只要轻微发出点响动,身旁的人儿都会皱一皱眉,从喉咙深处放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抽噎声。

他看向胯下半抬头的小兄弟,在心里默默给了仙儿一个白眼。心想我滴小祖宗哦你挑什么时候不行非要还在早上。

就这样熬着熬着,身旁的仙儿突然翻了个身,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小周,眼中布满水雾湿漉漉的。周公谨又想,仙某人像小鹿一样,好乖啊。紧接着小鹿皱皱眉头,发出嘶哑的喉音。

“咳……小周,我冷……”

这句话咋这么熟悉,小周在内心吐槽。他随口应道:“你冷啦兄dei没事我周某……”话还没说完,李先生用一声抽泣吓得他赶紧闭了嘴。周公谨摸不着头脑,一边嗯嗯呃呃的应着,一边试探性伸手去摸仙儿的额头。

哎哟喂这一摸可炸锅了。

周公谨只感觉背脊一凉,额上密密麻麻冒出了冷汗。平常跟他嬉戏打闹,喝起酒抽起烟不要命的李奉仙,生病了???小周甚至怀疑有一刻像把手伸进了火炉里,不仅灼烧着他的手指,还一路烧到了他的心。

仙儿?仙某人?李奉仙?周公谨换了很多种称呼叫他,可除了得到那人梦呓一般的哼声再无回应。小周此刻有点慌,毕竟自家男朋友病了还这么严重,对于一个生活料理技能基本为零的新手来讲,难度忒高了点吧。

妈蛋没法子了。周公谨把眼睛一闭从床上爬起,犹豫片刻后抱着赴死的心态走向客厅的药箱,边走边立flag没事咱当兵的哪能怕这种小事情。

然后他就真的被吓了一跳。

药箱里琳琅满目的药品堆在一块,复杂难懂的专业名称印在盒上使周某人再次怀疑人生。所以为什么不在药盒上直接写感冒药腹痛药止咳药呢?周公谨掏出手机,拿出11杀吃鸡时打起的一亿分精神开始查百度资料。

小周在箱子里翻呀翻,药没找到几粒,红红绿绿的空药瓶子倒不少。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某一瓶,看清名称后脸色一沉,抓着瓶子的手都不自觉用力几分。这个名字是他为数不多记得清楚的药,因为仙某人以前在他面前拿药逗他是糖豆,自己还真的想嗑上那么几颗玩玩,后来他才明白,这他妈是胃药。

周公谨的动作停顿了几下,又迅速地翻找起来。再怎么生气也得等人病好了再说,他气呼呼地想。

几分钟后,小周拿着药闯进房间。仙儿已经醒了,但明显还有些昏昏沉沉,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往下点。周公谨也顾不了什么,把药端到仙儿面前,急吼吼道,兄弟你生病了赶紧吃药。李先生勉强睁开一点眼睛,沉默数秒后难得用求助地眼神望向小周。

这个一粒,那个两粒。周公谨的语气像是在哄骗了。

眼看李先生就要把药送到嘴里咽下去了,谁知他突然猛地摇头,满脸都写着“不情愿”“好恶熏”。周公谨急了,你不吃药咋会好呢老铁。仙儿愣住,他迷茫地盯着小周看——足足一分钟,搞得我们害羞男孩周公谨的脸爆炸乱红。

兄…兄弟。小周舔舔干裂的嘴唇,重庆这儿空气怎么这么燥热。你必须,必须吃药啊。

李先生突然就笑了,笑容灿烂,眼角弯弯嘴角上翘,令空气都停滞几分。周公谨看呆了,差点手一抖把整杯水撒到床单上。他尴尬地挠挠鼻头——还好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仙儿,真是个祸害……

仙儿吃过药后,倒头又睡,轻微的鼾声一下下不轻不重地抨击着周某人的心脏。他嘟囔着盘腿坐到床边,目光瞥到身旁人快要翻下来的身子,叹口气,认命地起身把仙儿往床上扶。谁知他家少爷又不愿意了,不由分说地搂过小周的腰,哼哼几下把人推到自己枕边。

周公谨轻轻抓住李先生的手,偏头静静盯着那人安静的睡颜,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嘴角正在微微上扬。

唉,仙某人啊。